骑着自行车回村子参加葬礼

天空阴沉沉的没有一丝白光
我骑着自行车回村子参加葬礼
一眼望去,入目的是红
村子四周的摆设是诡异的红色
像是用人血染成的颜色
黑暗深沉的暗红
葬礼用暗红?
不解
却也没问
到了地放好自行车走进去
两副棺材摆放得整整齐齐
愣了一下
傍边有个阿姨走过来给我两个红包
大的是黑色小的是红色上面都有烫金
还有黑色红包?心里疑惑
然后阿姨说了要浇爷爷种的植物
再后来我回头的时候发现爷爷正在从暗处走进来
我喊了他一声
他点点头
等他完全走进来在烛光下的时候
吓我一跳
死气沉沉
眼睛没有高光
脸色惨白地吓人
像病入膏肓快要撒手人寰那种
走路跟个木偶一样
仿佛随时都能晕倒
这时老爹过来了
带着家里其他人
他也看到爷爷的脸色
也吓一跳
赶紧过去跟爷爷说带他去医院
因为阿姨说的话
我跟妹妹要去浇植物
可是小花园很多植物不知道哪一个是爷爷种的
问爷爷?
他那个状态....
我到底还是没问
想了一想
我拿起水管全浇了个遍
然后让妹妹学我也浇个遍
浇完了我们就进屋了
老爹带着爷爷往停车方向走
我们家小车边还停了一辆很大的车
外表特别刚,挺帅气
老爹上去看了看说挺不错
我也看了眼觉得还行
安排好爷爷坐进自家车里
家里其他人也上车了
我跟他们说我自己骑自行车回去
他们说随便我
然后就走了
我醒来了